• 9849-xxx-xxx
  • noreply@example.com
  • Tyagal, Patan, Lalitpur

小伙免费为近千乡村老人理发还想开家“老年幼儿园”

大庆有两个“角色”,一个是临沂市区某理发店负责人兼造型师“吉米”,另一个则是“乡村理发师大庆”。能被更多人熟知,是由于他的后一个“身份”。

大庆的老家在安徽芜湖,十几年前为了跟随师父学手艺,他一个人拎着行李从上海来到临沂,眨眼18年过去了,大庆成了家,娶了个临沂媳妇,还成了一家理发店的负责人。师父和师母对大庆要求严格,早在十年前就带着他去给社区老人理发。对大庆来说,他们既是恩人也是亲人。等成为理发店的负责人之后,“给老人做点事”的想法继续在大庆心里萌芽。

儿时的点滴记忆,常常浮现在大庆的脑海中。8岁那年,父母做养殖失败后到外地打工,大庆自此便跟着爷爷生活。饮食起居上,大庆被无微不至地照顾着。不幸的是,在他初二那年,快70岁的爷爷被检查出食道癌晚期,初三那年离开了他。

通过爷爷,大庆看到了更多老人们的不易。他们亲切、慈祥、真实,等到了一定年龄,他们内心又是那么渴望被关心和关照。能和老人们聊天,大庆觉得高兴。与此同时,他也想为他们做些事情。刚开始是去社区做公益,但他慢慢感觉市区老人生活方便,周围有便利条件支持他们到理发店,后来有了给环卫工理发的想法。为实现这个愿望,大庆甚至已经买好了电瓶车,但由于环卫工人早上四点就出发,太早理发会冻着老人,可天亮了活一多,环卫工手上的工作就停不下来,一到中午就都回家吃饭了。这个思路行不通,再后来,大庆就想到了村里的老人。

大庆注意到,农村老人理发有很多不方便。在不少村庄,村里没有理发店,想理发得在每月1-2次的集市上,或是骑着三轮车到几公里外的理发店。理一次发要花上七八元钱,很多老人不舍得花这份钱。从那开始,大庆每周都会抽出一两天时间,穿梭在村庄的大街小巷中。每次,他都会随身拎着一个小黑包,包里装着理发剃须用的剪刀、推子。

不知何时,临沂有些村庄出现了这样一张生面孔:脸上堆满笑的小伙子,胳膊肘挂个马扎,肩上斜挎一只小黑包,脖子上搭条毛巾,见老人就弯下腰“套近乎”。

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,大多数老人惊喜之余很愿意配合,但也有老人摸不清小伙子的用意,有的笑着婉拒,有的索性不搭腔。刚进村时,这种接连被拒绝的情况,大庆一天能遇上好几次。

自己明明是好意,老人为啥不接受呢?一开始,大庆百思不得其解。是不是自己的表达方式不对?村里不好沟通就去地里,再次下乡,大庆直接开车到地头。

拎着他的小黑包,走到老人跟前喊上一声“干农活呢爷爷”,聊阵子家常再“自报家门”。干农活累了,休息间隙理个头发就当放松了,慢慢地,老人接受了这个想做好事的小伙子。

和老人相处的时间是快乐的。为了留住和老人聊家常时的这份美好,他开通了名为“理发师大庆”的快手号,“我想让更多人尊老爱老,向社会传递一份正能量,也让年轻人体会到老一辈的良苦用心。”

跑的时间长了,他也掌握了老人的作息规律。老人们起得早,大庆就早上五六点从家出发,早上8点多开始工作,一直忙到10点多回家,下午两点多再出来。

理发之余,他还会帮老人们做些农活,收一些地里的玉米和花生。为了表示感谢,有些老人会拿奶给他喝、摘樱桃和黄瓜给他吃,这让大庆感觉到,自己只付出了一点点爱,但收获了老人更多的爱。

大庆喜欢和老人开玩笑,有时候会故意“骗”老人理发要十元钱,假装接过钱来,紧接着又还给老人,有时甚至多放几元钱进去。也有老人愿意和大庆开玩笑,在理完发之后,还会情绪高涨地说一句“小师傅的服务态度真正好,理发技术也是一流的”。

走街串巷间,大庆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老年人,从60岁到90岁,不同年龄层的老人带给他不同的感触。有次下乡,一位老人聊天时告诉大庆“都混得不孬”。提及子女,老人满脸的骄傲。在他看来,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子孙满堂。说这话的时候,他分明从老人脸上看到了幸福的喜悦。

作为一名理发师,更多的是理发在前,但更多老人因为他会照相而更喜欢大庆。也正因此,很多时候老人是特意找他照相,顺便理发。

有一次,大庆在理完发后给老人拍了张照片,那位老人主动提出能不能把照片给她。等送来洗印好的照片,老人捏在手里盯着看了足足有好几分钟。原来,很多老人是第一次照相。

认真看相片里的自己,老人的这个动作触动了大庆,让他意识到村里老人忙于农活,很少去照镜子,有的甚至没见过自己真实的样子。因此当照片拿在手头,他们看到的不仅是自己的模样,更是岁月刻在他们脸上的痕迹。

对于农村的很多老人来说,一辈子没照过相。有的照过的唯一一张照片,是村里统一给拍的一寸证件照,但大多数没有生活照。想到这里,大庆决心把这件事做好。回家之后,他买了相机、打印机、相纸、相框,再次下乡就“全副武装”出动。他要先把洗出来的照片装进相框里,再送给老人,他想让照片里的笑脸保存得持久些。

渐渐地,大庆照相的名气甚至超过了给人理发。为了让拍出来的照片更好看些,他还专门进行过学习,后来越拍,越有心得和经验。

“照张相后,老了就不用去拍了。”刚开始下乡拍照,老人脱口而出的这些线多岁的年轻人接受不了。但随着接触的老人越来越多,他慢慢习惯了,“人早晚会面对这么一天,如果能给他们照张很好看的照片,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照片里的老人,有的端坐在马扎上,有的骑在三轮车上,有的笔挺站立着,有的双手点个赞,有的单手比个“耶”……不同的生活场景下,老人们的身体动作各有不同,但大家脸上都挂着笑。有的笑内敛,有的笑豪放,更多的笑容里沉淀着生活的痕迹。

为了给老人们添添喜气,春节期间下乡,大庆还特意给老人们买了红围巾和棉帽,让老人穿戴喜庆再拍照。

拿到裱进相框里的照片,一位老奶奶拉着大庆来到邻居家,边给姐妹看照片,边忍不住地夸赞照片“拍得真好”。看着相框里的自己,老奶奶一句“看我像不像18岁的样子”,把在场的大家逗笑了,这也让大庆看到了老人可爱的一面。临走,大庆还为这两姐妹拍了张合影。

眼下,大庆已经拍了1000多张老人的笑脸。受疫情防控的影响,3月以来他暂时没能下乡,但等防控形势一好转,他还想继续给老人们拍下去。

“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”,这句出自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的名言,大家并不陌生。而大庆通过免费为老年人理发和照相,将这句话落到了实处,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和共鸣。

两年来,大庆去过临沂七八十个村庄,他将自己给老人理发、拍照、聊天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,多次登上网络热搜。截至4月17日记者发稿,他在社交平台上的粉丝量突破13万,点赞量超260万。

社交平台上,网友们纷纷留言“请继续用你的手去温暖这个世界”“善良的小伙子,满满的正能量”……对于这种网络“走红”,大庆没放在心上,他更想借此来呼吁更多人尊老敬老。

即便如此,网络的影响还是渗透在了大庆的现实生活中,他很多次在城里给人理发都被认出来,甚至有人“慕名而来”。见面时,大家称赞最多的就是“做这件事很有意义”。在大庆看来,能被认可是件很好的事,他不过是想尽己所能做点事。理发没成本、照相又能让老人开心,有机会服务这么多老年人,何乐而不为呢?

一边是城里响当当的理发师,一边是走街串巷的乡村理发师,城里村里的穿梭往返,让大庆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,也让他接受并适应了自己的这两种“角色”。

或许是因为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的经历,大庆见到老人有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。“乡村理发师”这个角色,让他心里踏实。和老人在一块儿聊天,最多时能聊一个多小时。老人分享的家里事儿和生活经历,他愿意倾听。

过往和老人相处的一幕幕,田间地头的1000多张笑脸,深深镌刻在了大庆的记忆中,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清晰起来。老人们内心想要陪伴和被倾听的那种渴望,让他萌生出一个梦想——开一家“老年幼儿园”似的敬老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